牧原集团, 一家疯狂的养猪公司

@2020-04-10 本站关于 牧原集团 公司相关文章,共有 1 篇

Tags: 河南, 牧原集团, 养猪场, 洗脑, 暴力裁员

概述

本文根据网络资讯收集整理而成,内容真实性尚未考证,仅供参考。

作者:人生无非就这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043229/answer/90713366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嗯……我拒绝了内蒙牧原集团敖汉分公司的offer是这样的,本人本科二本院校暖通专业,一开始应聘的是规划岗,但是人事觉得我是女孩子而且没够相关工作经验,建议我调岗到办公室综合岗,我同意了。接下来安排视频面试,一个人事同时面试五个不同岗位人,提问主要是牧原董事秦总讲话的启示、对加班怎么看、工作经验等等一系列;我说话比较直接对于加班我很明确的表示只接受有偿加班,询问了食堂住宿等问题,等待结果进行二次面试;接到消息我过了一轮面试,下午六点半进行二轮面试,主要是两个领导面试两个人,另一位大哥是工程监理;二轮面试依旧针对对于加班的看法提问,主要包括能接受多久的加班、加班频率、加班时间或者在休息时间突然有事要处理的做法等;期间举了一个例子说如果晚上九点开会到凌晨一点多能否接受,我明确表示不能接受,偶尔的到凌晨也不能接受;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了疑问,两次面试一直针对加班提问是不是真的强加班比较多,后来在交流过程中确实体会到这个单位加班比较多,而且是没有加班费的,开会比较多;这个是我不能接受的;一开始人事说是上六休一,但是二次面试他们领导就是说没有固定休息时间有事可以请假但是不一定非要休息,听到这……作为一个享乐主义者我是绝对不能接受长期加班状态的,文职也没有固定休息时间,那就是完全没有个人时间呀,所以我综合再三,本来没有报期望过二次面试(Ps:面试过程中把对面领导怼了两次)今天下午突然收到询问到岗时间的消息还是很诧异,虽然离家近给出的待遇也可以,但是并不能认同工作的方式尤其是看了网上有人觉得官僚气息很重,所以我选择了拒接。因为我毕竟没有真实在牧原上班过所以只是写下我的面试经历以及自我感受。

作者:苏察哈尔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043229/answer/72386324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昨天刚去牧原面试的,极其自恋的一个企业。觉得全世界的企业都应该向自己学习。董事长的语录挂满办公室。什么“在慈悲善良牧原的呵护下,怎么怎么样”的鬼东西。我应聘的是工程类岗位,最搞笑的企业内部不认国家职称,所谓的工程师,高级低级的都是企业内部自己内定。所有面试的人全部到齐,一起看各种各样的宣传片,内涵就是牧原董事长就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作者:安慕竹颜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043229/answer/105747994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试过了,刚接到通知今天会发offer纠结着去不去,来知乎上看一圈,心里拔凉拔凉的。说说面试吧,因为疫情期间,都是线上面试。投递了简历大概过了10天,早上接到一个电话,通知我下午面试。然后拉我进去了一个微信群发了一个他们董事长的演讲和宣传视频链接,让面试前一定要看。我怀着期待的心情参加了下午的视频面试。面试有四个面试官,两个面试者,面试的岗位不同,一开始就恭喜我们进去复试(我内心大写的?初试都没有哪里来的复试?我就早上接到电话直接来面试的),我还是微笑着做完自我介绍,面试官一上来就问你看没看那两个视频,看了之后的感觉怎么样?你认为什么吸引你进去牧原?然后各种吧啦吧啦的,感觉主要是在考察你的人生观价值观????之后又另一个面试官,问的全是专业相关的知识。最后大概一小时面试结束说三个工作日就会给出答复,结果当天晚上我就收到通知面试通过等着拿offer吧????这么快?这是我最顺利没有之一的面试?顺利到让我怀疑是假的!之前初试更本就没面试,就直接复试,我都不知道是他们工作的疏忽,还是这就是一个诈骗??知乎上逛了一圈,全是对牧原的负面消息,对于即将拿到的offer我突然觉得有点烫手了T_T我面试的是品控岗位,不是总部,现在纠结着这烫手的offer接还是不接????

————————————————————

我来讲讲后续,最后我决定不去了。应届毕业生,应聘的是子公司的饲料品控岗。拿到offer第二天我去那个子公司看了一眼,有点心寒,什么都没有,就一层小小的办公的房子。之后过了几天统一开了一个签约会,详细的讲解了牧原各个部分发展,企业文化,制度之类的,也讲了签约流程,违约责任等,你也可以自由提问。签约会后,就会有人事跟你沟通签约详细内容。关于工资确实牧原给的很好,对于一个双飞本科生,个人觉得待遇挺好的。关于加班,签约会上,提到了加班,他们自己说的加班还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是给你布置的任务没完成,就不算加班费,如果是你自己新的发展,新工作算是加班费。对于这点我还是很害怕的,我怕到了下班的前几分钟,又给你布置任务,这完成不了就只能加班,还没有加班费。关于驻场,说的好像我应聘的岗位需要驻场,这点我不怎么能接受,与世隔绝的感觉太难了。但很多小伙伴应聘的人事岗,IT岗之类的应该是不用驻场的相对来说要好点。关于养猪,实习期间有两个多月时间都要去总部学习培训。我问了培训内容,告诉我是企业文化培训,我寻思着不应该是为专业技术上的培训吗?然后我咨询了一些小伙伴,说的是培训期间会有两星期左右的养猪体验?总部河南,很远很远,大老远我跑过去洗脑培训,和养猪培训吗?这点我不怎么能接受。关于违约金,说的是除了考研考公务员后不去不用赔偿,其他情况都要赔偿三千,但是疫情期间,说三方协议可以返校后再寄,签的也只是就业意向,我个人觉得应该没签三方是不用赔偿的。关于签就业意向,也就是一个选项,根本就不知道就业意向具体有哪些条款。我是因为应聘的子公司还不完善,要求驻场,又要去河南学习几个月太远了才放弃的。最后,大家可以进一步的去了解,多和人事沟通,听听签约会之类的最后再决定去不去,不同岗位职能不一样,不是每个岗位都像网上说的那样不堪,每个人的想法又不一样,所以祝大家心之所向皆能实现!

作者:匿名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043229/answer/28033929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昨天刚参加完面试。前一天有在网上看到些爆料 本不想去了 但是面试的酒店离我现在的公司太近了 也没事 就想去见见世面 每一个环节都大家说的一样 很多问题都是一样的 额 我想说个事 宣讲会上视频里 他们的秦总说的3个故事中的一个 他说在别人都用受瘦肉精的时候 他不用 感觉自己多伟大 我真是一脸的懵逼 你身为一个养猪人 不使用瘦肉精 这不应该是本分么 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么 顿时觉得跟这个企业三观不合 最后还想吐槽下 宣讲最后还朗读了一篇歌颂猪的文章 大概就是猪不求回报 只是付出 我的妈 猪要是能开口说话 估计要骂人 看了下各个平台上的爆料 宣讲和初试的环节完全属实 甚至可以说完全一致 之后就不知道了 因为我没进复试 应聘我这个岗位的6个人都没进 就这样。

作为牧原即将离职的老员工,提醒准备加入牧原的新人,请三思而定! 如果你是在子公司,你可以庆幸,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但如果你的工作在总部。你将面临传销式洗脑培训,加不完的班,超负荷的工作量以及各种方式的压榨…… 总而言之一句话,在牧原,只有工作,没有生活。

作者:匿名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043229/answer/106977185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试了一次技术部,问的很详细,感觉技术核心都要问,就是不懂向你学习吧,还要高高在上,这不是面试,这是免费给他们培训呢。给他们培训完了,说第二天无论录用与否都会邮件通知,结果就没有消息了,想想面试过那么多家企业,这家是最扯淡的,不过还好之前在知乎上逛了一下,也没打算去了,真给那么高工资应该也不去了,一个是觉得这家公司信用不是很高,另外一个也是看到知乎上说的这个公司套路太多,洗脑严重!

大学毕业那年,我进入了一家疯狂的养猪公司

作者:herensi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12c672bfd11a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二零一三年的夏天,我即将从一所普通的农业院校毕业。当时的校园里,流行着“毕业就是失业”的论调。那一年,我年初回到学校后,开始奔走在各种校园招聘会的现场,每天,早上整理好一身西装行头出门,晚上就在电脑前逛各种招聘信息和招聘论坛,生怕错过一场招聘会。

结果,连续两个多月下来,收获甚微,大公司连简历筛选都无法通过,大部分公司在第二轮就被刷了下来。当时,寝室里的哥们,不是考研,就是摩拳擦掌在准备考公务员,唯独我在迷茫的找工作,心中越发焦虑不安。一天,学校来了一家大型农牧企业,把我们周围的同学都吸引去了招聘会现场。

宣讲会现场,招聘专员的演讲激情澎湃,极具诱惑性和煽动力。现场大约有三百多人投了简历,我自然也在其中,当时,我们都一致渴望进入这样一家公司。投完简历后,我就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面试的机会。

第二天,我接到了初试的机会,面试地点在长沙一座不错的酒店里进行,上午和我一同去的大约有六十多人,不少就是同学院的同学,我们被安排在酒店房间进行结构化面试,面试环境庄重正式,当天晚到的面试者,就被取消了面试机会。

两天后,我接到了复试的通知,和我一起接到复试通知的,还有同班的两位同学,复试同样在酒店举行,据说是总监面试,面试官全程保持微笑,过程很轻松,但我注意到每一个回答,旁边都有人一一记录在案。经历过无数次面试的挫折和磨练之后,我隐隐感觉这一次表现还不错。

情况如我所预料,当天面试完一个多小时后,我们一起随行的三个同学,我和另外一个同学通过面试,而另外一个同学在被刷之后,先回了学校,我们则通知在下午签约。当时的我们欣喜若狂,在酒店附近的肯德基吃了一顿豪华午餐犒赏自己。

签约仪式搞得特别庄重,虽然在酒店,房间并不大,人事部先安排我们看了一段公司的视频,又借着PPT大谈了一番理想。然后,我们才开始签就业协议,就业协议书上一签就是五年,最后,我们在工作人员的领导下,握着拳头,对着一篇名曰《拜猪文》宣誓(该公司是一家养猪的农牧企业),场面庄严肃穆,像是重新宣读入党誓词。

那天,走出酒店后,太阳强烈的刺眼,而我攥着刚刚签约的就业协议,心里一阵喜悦和轻松。然而,那时候,我可能用尽我所有的想象力,也不知道两个月后会发生什么。

公司坐落在河南,而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去过北方。那一年,我们的报到日安排在七月中旬。那天,我坐了近十八个小时的火车之后,在第二天清晨,走出了河南的火车站。

火车站拥挤而杂乱,天空一片灰蒙蒙的,分不清是天气原因还是空气污染所致。车站外到处是林立的店铺,卖什么的都有,除了各种清真拉面、胡辣汤之类的店铺不同之外,极其混乱的规划像极了我们居住的三四线小县城。

然而,公司还处在这样一个市区的县里,依山而建,据说,那里是全国最大的集约化养猪场之一。和我们同行的校友有六七人,我们一起坐上了开往公司报到的目的地的巴士。一路上,窗外一片迷蒙,路边是一排排长得还不高的树苗,披上厚厚的尘土,隔着车窗玻璃,视野里是异常压抑的天空。

我们坐车两个多小时后,来到了迎接新员工的第一站,一所县里豪华的酒店门前,酒店旁是正在施工的建筑,看样子,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会有一幢幢高楼平地而起。报到完后,每十几个人安排为一队,坐在面包车或小型商务车上,送往了新员工实习的分场。车子越开路越来越窄,道路两旁是成片倒伏的小麦和玉米,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猪粪和牛粪味。道路看起来是新修的,而且是直接通向山上的猪场。

我们到达分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折腾了大半个上午,他们开始分配工服、被子、脸盆、桶等日用品。沿着道路拐下去,是一幢新建的活动板房,据说,是为我们新员工实习和培训准备的。

新的活动板房,大概是四层,每间房间睡着上下铺,能够容纳十几个人,我们仿佛又回到比大学还简陋的校园时代。那一天,我们三百多个新员工,男男女女集体安排在这一栋楼里,而跟我们一起到来的还有一些985院校的研究生。

报到的第一天晚上,我们被安排到了分厂的礼堂里参加报到仪式,三百多人席地坐在地毯上,台上是各种热烈的欢迎致辞,还有各种所谓的“家文化”、“成功文化”激情的发言,瞬间把场内的气氛调动起来了,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被分配成了十个人左右的小团队,每个团队指派了一名队长,担任队长的都是公司非常优秀的员工代表。然后我们所有人围着整个礼堂,手拉手,跟着台上喊口号、急跺脚、拍手,巨大的声音似乎可以把礼堂掀翻。

那一天,我们分配好小组后,累得倒头就睡。这是我第一次到达这样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然而一开始,我们每个人都是刚毕业,还保留着浓重的学生气,竟然对第二天开始的军训活动,有些憧憬和期待。

这家公司的新人培训长达五六个月,最开始的一个月,我们安排的是军训,据说,还请来了军区的教官,军训仪式前,领导作了一大推激昂的致辞。然后,我们被分成七八个方阵,开始军训。

那段时间,白天,我们在训练场上军训,晚上在礼堂里做培训,培训内容从公司的发展历史到规章制度,从公司老总、高层到优秀员工,每天晚上开始轮番上场给新来的员工讲座,内容无外乎都是一些打鸡血的内容,培训完以后,我们开始小组讨论、发言、写感想,甚至还要跑上台上去歌功颂德,表达对公司老总强烈的敬佩和崇拜。

然后,台下开始由老员工带动起来,疯狂的鼓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而到了半夜,我们会被突然响起的哨声惊醒,然后,背着叠成豆腐块的被子,像地震来了一样疯狂的冲下楼,楼下是不断的喊声、哨声,因为最后一支集齐的队伍要接受惩罚,所以人人都在这样的氛围中争先恐后。

列队完毕后,我们排成长队,背着被子,跑上沿着山里修建的公路,跑过十几公里山路,领队的在前面声嘶力竭的呐喊、加油,我们满头大汗的跟上队伍。在半夜一两点钟的时候,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据说是公司的另外一处分场。抵达后,教官和公司的领导,开始拼命的给大家打鸡血,然后在一片震天的嘶喊声中,我们又背着被子,跑回了原地。

从第一天开始,半路上就有员工坚持不下来了,晕倒在路上,而面对在大学都没有的这样严苛的训练之后,人群之中渐渐开始有人反抗。而这些都是第二天才知道的,背着被汗水浸泡过一样的被子,我们已经没有力气洗漱、聊天,双腿发软,直接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七点多,我们又开始穿着工服列队跑操,先跑十几里山路,一路上口号、呐喊声时断时续。而回来后,我们还要在操场上,组成小团队,列队,跺脚、拍手、问候,背诵公司章程,然后才能吃早餐。

公司的早餐,据说都是附近的村民承包的,做的都是一些硬邦邦的馒头、粉丝、饼,还有胡辣汤、小米粥之类的东西,起初,很多南方来的员工开始不适应,然而,山上的猪场离城区远,我们只能在附近的两家村民开的店里,一桶一桶的买方便面吃。

几天下来,渐渐看到有人离开的身影。而小组的队长,严厉禁止我们讨论这些事情,后来,我们才知道每一个小组的队长,就是公司安排在新人之中的眼线,随时汇报我们的一举一动。

从那以后,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有人说是受不了这样的训练的,有人说是跟公司的领导顶了嘴的,而有些人听说是被人告发,在宿舍讨论公司的制度,被劝退了。那时候,刚入社会的我们,时时刻刻都战战兢兢,就怕有说错了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被告发了。

这样的军训大概持续了一个多月,一个多月后,我们开始进入猪场实习。站在操场上远远望去,一个个猪棚连成一片,看不到边际。我们二、三人一组,分配到猪场实习,最初,我们竟然带着一丝兴奋,终于可以脱离军训和每天晚上培训的苦海了。然而,一进入猪场,才知道厄运还在后面。

猪场有比较严格的卫生防疫制度,进进出出都要洗澡,洗完澡后穿上浑身都带着猪粪味的工服,进入养猪棚。大概是山上缺水,每次进出洗澡,洗到一半常常泡沫还没洗干净,水就停了,就要赶着去上工,出来后一股浓重的臭味如影随形。

那段时间,白天我们就在猪场,定时给猪喷水、喂料、扫猪粪,隔段时间还要做猪场清洁。小猪刚出生,我们要拿着针,拎起一只只嗷嗷叫的猪仔,在耳朵上注射预防针。晚上,我们回到宿舍,要开始做各种总结和记录,隔三差五,我们又会被拉到礼堂里做培训。

我们的实习是轮流换岗的,除了喂猪、扫粪之类的,还有接生,配种等等,每天到了宿舍,其他棚去的同事,就开始眉飞色舞的讲如何赶着猪去配种,又或者如何一只手伸进猪的阴户掏出难产的小猪……每每说完后,就开始无边的抱怨,抱怨艰苦的条件和工作,然后又开始无力的感叹,临睡前,大家就相互安慰一番,期望明天会好一点。

大概过了两个月后,公司又开始玩起了新花样,那天我们安排到礼堂集会,每个人都发了一本《羊皮卷》和《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除此之外,门口还摆了一堆劣质版本的《老子》、《论语》和《吸引力法则》之类的我只听说过的营销鸡汤类书籍,运到公司的操场上,公开售卖给我们。

从那以后,我们白天带着满身的猪粪味进入猪场,晚上吃完晚饭,就在操场上疯狂的背诵《羊皮卷》和《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大家三三两两的站在操场上,有低声默读的,有大声朗读起来的,像高考前那样疯狂的背诵课本一样。而每背熟一段,那些安排给我们的组长,就开始检查背诵,没有按时完成的,就要接受惩罚。

而整个公司的老员工,似乎谁都能轻松的背上一段《羊皮卷》和《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里面的句子。

没背书的晚上,就给我们放一些类似于宇宙、外星人之类的片子,不断给我们灌输一些骇人的理论,台上的人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信誓旦旦的要我们所有人都信仰这些,看完视频后,又开始分成小组去讨论,然后发言,后来我才知道,每一段发言,都会被那些组长悄悄记录下来。

在猪场实习的那几个月,平时没有公交车去到城区。能够买些日用品的只有两家附近村民开的小店,卖一些牙膏、肥皂、拖鞋、方便面之类的。

而我们每个月发工资都是排着队在大礼堂领现金。发完工资那一天,公司会派几辆车,把所有人拉到县城,在县城的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衣服、吃饭聚餐。到了下午,我们又会在固定的地点,被接送回去,继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那天,我们刚从车上下来,就见到公司门口挂着一条白底黑字的大横幅,上面写着:“XX公司,无良企业,还我亲人”的大字,回到宿舍,大家正在议论纷纷的时候,我们被紧急通知在操场集合,公司派了一个法务,解释横幅的事情,然后禁止我们私下讨论。后来听说,是这户人家的老人走失后,跌落在公司排污的渠道里,淹死了。

短暂的休息之后,我们又开始过着循环反复的生活,白天到猪场实习,晚上继续背书。过不了几天,又聚集在里礼堂里培训。有一天早上,我们被分成了几个小组讨论职业生涯规划,然后再各自发表看法,当时大家踊跃发言,谈起理想和爱好,还有车子、房子,仿佛所有的一切在公司不远的将来都可以实现。

而就在那次讨论后的第二天,我和十几个人被叫到了二楼,然后一个通知下来,说我们被辞退了。我当时一阵晕眩,眼泪差点儿滑了下来。然后,人事部就开始找出我们在公司发言、平时讨论以及所有一言一行的记录,一板一眼的跟我们说,“经过这几个月的培训,发现你们不适合我们公司。”

那天通知一下来,我们当天就要求离开,收拾好行李后,和我一起走的几个人,找了一辆车,中午就走了。走的时候,新来的员工纷纷出来相送,那天下午,我们来自南方的三个人,在火车站买好票后,各自乘车告别,一个回到了武汉,一个回去了南昌,而我去了长沙。

我的火车在晚上,那天黄昏,红通通的火烧云漫过火车站广场,我蹲在那里,像只落单的小鸟,一阵阵悲伤侵袭而来。那天,我坐上火车后,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南方。

这几个月的经历,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