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HR暴力裁员,花式辞退7年老员工

@2020-01-02 本站关于 腾讯 公司相关文章,共有 1 篇

Tags: 腾讯, 暴力裁员, 摄像头, 7年老员工, 人到中年, 弹性工作制, 阿里总监

本文首发 澳洲盖茨微博,本文仅为转载记录

人到中年,被腾讯暴力裁员。腾讯游戏HR叫大批保安暴力裁员时,笑得很开心,残酷无情。作为入职腾讯七年的老员工,年过四十,长期加班导致严重抑郁,健康透支,身患重病。被腾讯令人发指的羞辱裁员后,我抑郁厌世,自杀念头不断闪现。腾讯对待多年老员工如此残酷,令人心寒,毫无道德和社会责任感。腾讯宣传公司新愿景是科技向善,腾讯一直强调公司价值观最重要的是正直,真是天大的讽刺。

腾讯互娱,俗称腾讯游戏是最重要业务。

2018年11月底新上司刚调任我们部门没几天就拉三人小群故意针对我,每天各种挑刺,2019年正月初八开始,腾讯HR有预谋的提前一个半月翻录修改监控视频。

最后2019年3月某天的下午,腾讯HR派出大批保安单方面暴力裁员,让很多保安逼我立即收拾东西滚,不能再用自己的电脑,当场封掉我的工卡、内网账号、公司邮箱等所有腾讯内部权限和资料,理由是我每天工作不足八小时。保安真的是大批,多少个没仔细数,二十几个不止,搬东西的不需要那么多,其他主要是站场,因为整层楼都是我们部门同事,故意羞辱我。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HR手段残忍,冷酷无情。

腾讯HR利用视频监控整人是一大发明,暴力裁员新花样,刷新大公司表率记录。腾讯只提供10点到18点的工位监控视频,是本案劳动仲裁和一审的最重要证据,这完全是整个互联网行业最大的笑话,我的反驳和质疑都在庭审笔录、起诉书和上诉状里写了。腾讯提供的监控视频时间节点都是中断的并不连续,每天提供两段视频,10点到14点,14点到18点。腾讯未提供10点-18点时间段以外及周末的监控视频,不能证明我的工作时间全貌,我在18点以后的工作状态被腾讯选择性删除。因监控视频由被腾讯掌握,法院应责令腾讯提供10点-18点之外的监控视频,以便查明案件事实。腾讯将我因休假(正常请假及调休)、午休、开会、培训、实验室测试、工作中的正常走动休息、茶水间会议室讨论工作等不在卡位的情形强行归结为缺勤,这甚至不符合基本生活常识。

腾讯提供的监控视频光盘里,每个工作日两个文件,从10点到14点一个,从14点到18点一个文件。监控视频不是连续的,明显截断翻录,完全不能作为证据。从视频文件的时间信息上看,基本都是隔了一些天后修改的,有的长达10天,比如2019年3月1号的监控,文件修改时间是2019年3月14日2:49,很多这样的。腾讯为了对付我,提前从2019年2月12号正月初八开始,有预谋的录制监控,修改时间,这样的监控视频能当证据?而2019年2月12号的光盘文件清楚表明,是腾讯在2019年3月5日13:38修改的,真是可笑。

根据我一审提交的“监控修改演示”可看出,任何监控系统时间都是可以随意修改的,像海康等各个品牌监控摄像机软件上都有时间设置选项,腾讯完全可以根据证明的需要将监控时间提前、退后或者日期调换。

腾讯以前很多年一直宣传希望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这个愿景从来没有达到,现在改成科技向善,从暴力裁员的手段来看就是笑话。腾讯弹性工作制下普遍996,整人的时候预谋翻录修改监控视频,说你每天工作不足八小时,只提供10点到18点监控。按照腾讯HR的意思,每天工作八小时是指你屁股在座位要满八小时,上厕所、吃饭、去茶水间、开会、培训都算脱岗了,完全不符合基本生活常识。南山法院一审判决,最根本的证据还是10点到18点的监控,一共八个小时,没有任何人能满足屁股坐满八小时。而且监控录像的时间可以提前任意修改的,监控系统都有时间校对的设置选项,公司想整你当然是提前修改时间。

腾讯提供的工作时间统计表完全是腾讯单方面制作。以前一审没开庭,我不方便说。我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常态,腾讯仅提供10点到18点的工位监控视频,提前有预谋录制监控,对时间进行了修改,没有任何说服力。

腾讯HR、法务和雇用的律师,不知道最初谁出的主意,利用监控视频整人,真是让人开眼界。腾讯加班狠是出了名的,以监控视频不足八小时整人实在可笑。在没有遇到这事之前,谁会平时上班会天天保留证据?最后一天,腾讯HR通知开会,当场封掉工卡、内部账号、内部邮箱等所有权限,并叫了大批保安,所有关于加班的证据都没有来得及保留。

庭审中,腾讯律师承认公司是弹性工作制没有考勤,但是要满足每天在岗八小时。腾讯没有工会,考勤制度没有经过民主程序公示,并且也没有经过我签字同意,非常随意。腾讯提供的规章制度是在内网上,里面从来没有明文规定怎么计算每天在岗八小时,也没有明文规定,怎么算迟到早退,有什么标准怎么处罚。公司从来没有给我书面警告,也没有扣考勤工资。如果这样解除劳动合同是合法的,腾讯可以考勤为理由随意开除任何员工,想开除谁就开除谁,不用花一分钱。腾讯只提供10点到18点的监控视频,不敢提供全部办公区域每天24小时监控视频,如果提供18点后的监控视频,会坐实腾讯远超996的加班情况

我一直在腾讯互娱,科兴科学园办公

腾讯HR秘密安装摄像头,花式辞退7年老员工 腾讯HR秘密安装摄像头,花式辞退7年老员工 腾讯HR秘密安装摄像头,花式辞退7年老员工 腾讯HR秘密安装摄像头,花式辞退7年老员工 腾讯HR秘密安装摄像头,花式辞退7年老员工 腾讯HR秘密安装摄像头,花式辞退7年老员工

腾讯实行弹性工作制并未强制要求员工每天早上的到岗时间

希望广大网友和腾讯水军仔细阅读,我对腾讯提供的监控视频的质证。

腾讯提供的监控视频光盘里,每个工作日两个文件,从10点到14点一个,从14点到18点一个文件。监控视频不是连续的,明显截断翻录,完全不能作为证据。从视频文件的时间信息上看,基本都是隔了一些天后修改的,有的长达10天,比如2019年3月1号的监控,文件修改时间是2019年3月14日2:49,很多这样的。腾讯为了对付我,提前从2019年2月12号正月初八开始,有预谋的录制监控,修改时间,这样的监控视频能当证据?而2019年2月12号的光盘文件清楚表明,是腾讯在2019年3月5日13:38修改的,真是可笑。

根据我一审提交的“监控修改演示”可看出,任何监控系统时间都是可以随意修改的,像海康等各个品牌监控摄像机软件上都有时间设置选项,腾讯完全可以根据证明的需要将监控时间提前、退后或者日期调换。

从监控视频可以看出大部分员工不是一整天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时间段仅有少数几个员工在卡位上办公,因互联网公司工作性质决定了就是这种状态。《员工守则》3.4也强调“营造自由宽松的工作氛围……”。4.2规定:“营造公平合理的出勤氛围……”。劳动纪律作为一种普遍行为准则,适用于所有劳动者,劳动纪律的本质是全体员工共同遵守的规则,而不是仅针对原告一人。腾讯员工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常态,腾讯仅拿出10-18点时段的监控没有任何说服力。如果要以监控作为我出勤的证据,腾讯应拿出在我可能出现的各个工作场所的全时段监控视频才有说服力。

2012年时,腾讯员工手册上写着,每天工作7小时,实际上天天加班,远超7小时。从我入职时,腾讯就是弹性工作制,从来不考勤。如果不是这次跟腾讯打官司,根本不知道腾讯在2016年7月修改了规章制度,去问问腾讯员工有几个知道?

腾讯没有工会,腾讯《员工假期管理制度》没有经过民主程序,也没有经过我本人签字同意。

腾讯实行的弹性工作制并未强制要求员工每天早上的到岗时间,只要求实行8小时工作制,腾讯以监控视频中我坐在卡位的时间来认定原告工作时间不够8小时是没有依据,公司也没有规定可以用视频方式对员工进行打卡。

腾讯每天8小时的规定,没有明确起始时间,没有明确工作场所。

腾讯暴力裁员

腾讯互娱HR暴力裁员时,居然能笑得很开心,手段残忍,冷酷无情。腾讯对待多年老员工如此残酷,令人心寒,毫无道德和社会责任感。腾讯互娱HR企业文化与员工关系组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负责开除员工,组长是俞某,我与她有点过节,我被暴力裁员,俞某上蹿下跳很卖力,视频中戴眼镜的HR就是俞某下属。腾讯删帖,封停我的“同事app”账号。2019年3月XX号下午,腾讯互娱HR派出大批保安暴力裁员,让很多保安逼我立即收拾东西滚,不能再用自己的电脑,当场封掉我的工卡、内网账号、公司邮箱等所有腾讯内部权限和资料,理由是我每天工作不足八小时。保安真的是大批,多少个没仔细数,二十几个不止,视频里搬东西的只是一部分,其他还有很多主要是站场,我当时气懵了,忘了拍,因为整层楼都是我们部门同事,很多人都看到了,HR是故意羞辱我。腾讯HR利用视频监控整人是一大发明,暴力裁员新花样,刷新大公司表率记录

腾讯暴力裁员视频

腾讯监控视频可任意编辑修改

根据我一审提交的“监控修改演示”可看出,任何监控系统时间都是可以随意修改的。像海康等各个品牌监控摄像机软件上都有时间设置选项。腾讯可以根据证明的需要将监控时间提前、退后或者日期调换

腾讯监控视频可任意编辑修改

二审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

被上诉人: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化腾,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科技中一路腾讯大厦35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1526726XG

案由:劳动合同纠纷

上诉人XXX因与被上诉人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0XXX民初1XXXX号民事判决,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 撤销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0XXX民初1XXXX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的诉讼请求;
  2. 本案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事实与理由:

  3. 一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有误,被上诉人提供的监控视频和在岗时长统计数据不能客观反应出上诉人的工作在岗时间。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上诉人存在经常迟到、早退、长期不在岗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被上诉人提供的监控视频时间节点都是中断的并不连续,未提供10点-18点时间段以外及周末的监控视频,不能证明上诉人的工作时间全貌,上诉人在18点以后的工作状态被被上诉人选择性删除。因监控视频由被上诉人掌握,法院应责令被上诉人提供10点-18点之外的监控视频,以便查明案件事实。被上诉人将上诉人因休假(正常请假及调休)、午休、开会、培训、实验室测试、工作中的正常走动休息、茶水间会议室讨论工作等不在卡位的情形强行归结为缺勤,这甚至不符合基本生活常识。

根据上诉人一审提交的“监控修改演示”可看出,监控时间是可以随意修改的,被上诉人完全可以根据证明的需要将监控时间提前、退后或者日期调换。

因此,一审法院错误地以被上诉人提交的监控视频作为认定上诉人工作在岗时间的依据,认定上诉人存在经常迟到、早退、长期不在岗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4. 上诉人不存在严重违反劳动纪律的情况,被上诉人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严重违反劳动纪律”的有效证据。

被上诉人提交的两份公证书中的企业微信聊天记录证据为电子数据证据,不具备主体和内容的真实性、内容的连贯完整性、经与其他证据结合能够形成证据链等特性,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有效证据。特别是被上诉人的证据四公证书中企业微信聊天记录与其在仲裁时提交的证据5聊天记录存在大段缺失,且与其被上诉人证据三2月19日的聊天记录存在矛盾,明显是经过删改后才做的公证。该公证只能证明公证员做公证的那个时点的聊天记录内容,不能证明原被上诉人在微信群的所有聊天内容,该聊天记录不符合真实性原则,不能作为证据采用。

另外从聊天记录及邮件往来中并不能看出上诉人存在严重违纪的情况,上诉人从2018年底开始遭受明显有针对性的不公正对待,如从大群移出,单独拉小群,要求不合理的出勤时间,故意在小群留下对上诉人的负面评价聊天记录,上诉人对此有情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就算言语上有情绪,即使被上诉人安排的工作难度强度高于上诉人的工作岗位要求,上诉人也是尽力完成。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上诉人因工作态度违反被上诉人的具体哪条劳动纪律,也不能证实该聊天记录确已构成认定上诉人违反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严重情形。

综上,一审法院未能查清全部事实,适用法律有误,特依法向贵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此 致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签名):

2019年12月X日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

被上诉人: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化腾,住所: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科技中一路腾讯大厦35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1526726XG, 上诉人不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0XXX民初1XXXX号民事判决书,特向贵院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 撤销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0XXX民初1XXXX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的诉讼请求;

    二、本案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上诉人于2012年X月X日入职被上诉人处,担任XXXX部高级工程师,双方签订的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为2015年X月X日至2020年X月X日。从2018年12月初起,上诉人的上级人员华XX从腾讯别的部门调到XXXX部才几天,他作为一个仅管理十几个员工的基层干部,根本不是部门负责人,拉三人小群,给上诉人一个人提出单独考勤规定、工作安排,各种挑剔,这种非正常的工作沟通交流方式,是被上诉人想通过这样卑鄙的方式逼迫上诉人主动离职,上诉人顶着巨大的压力仍然坚守岗位完成工作。从2019年2月12日正月初八开工开始,被上诉人有预谋的翻录修改监控视频。2019年3月XX日,被上诉人以上诉人每天在岗不足八小时,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通知上诉人解除劳动合同。上诉人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常态,被上诉人仅提供10点到18点的监控视频,提前有预谋录制监控,对时间进行了修改,没有任何说服力。上诉人一直强烈要求被上诉人提供各个工作场所,24小时监控视频。被上诉人提供的几份聊天记录,故意在聊天记录留下对上诉人不利的评价,明显有删减自相矛盾。

上诉人的行为并未构成严重违反劳动纪律,而被上诉人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的劳动权利,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现上诉人特向贵院提出本诉,望予支持为盼!

此致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二〇一九年九月X日

民事起诉状

原告:

被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化腾,住所: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科技中一路腾讯大厦35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1526726XG,

原告不服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深劳人仲案[2019]5XXX号仲裁裁决书,特向贵院提起诉讼。

案由:劳动争议纠纷

诉讼请求:

  1. 判决被告与原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2. 判决被告向原告支付因本案支出的律师费5000元。

    事实和理由:

原告于2012年X月X日入职被告处,担任XXXX部高级工程师,双方签订的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为2015年X月X日至2020年X月X日。从2018年12月份起原告的上级华XX把原告从原项目团队调出,给原告的工作进行单独安排沟通,这种非正常的工作沟通交流方式,是被告想通过这样的方式逼迫原告主动离职,原告顶着巨大的压力仍然坚守岗位完成工作。见此种逼迫行为不凑效,2019年3月XX日,被告以原告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将原告予以辞退。

原告认为:原告的行为并未构成严重违反劳动纪律,而被告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劳动权利,仲裁委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有误。

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现原告特向贵院提出本诉,望予支持为盼!

此致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

二〇一九年六月XX日

一审起诉理由补充

原告认为:

  1. 被告公司实行的弹性工作制并未强制要求员工每天早上的到岗时间,只要求实行8小时工作制,被告以监控视频中原告坐在卡位的时间来认定原告工作时间不够8小时是没有依据,公司也没有规定可以用视频方式对员工进行打卡。
  2. 从监控视频可以看出大部分员工不是一整天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时间段仅有少数几个员工在卡位上办公,因互联网公司工作性质决定了就是这种状态。《员工守则》3.4也强调“营造自由宽松的工作氛围……”。4.2规定:“营造公平合理的出勤氛围……”。劳动纪律作为一种普遍行为准则,适用于所有劳动者,劳动纪律的本质是全体员工共同遵守的规则,而不是仅针对原告一人。另外,被告员工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常态,被告仅拿出10-18点时段的监控没有任何说服力。如果要以监控作为原告出勤的证据,被告应拿出在原告可能出现的各个工作场所的全时段监控视频才有说服力。
  3. 被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原告在工作上没有成果产出。被告为了达到强行辞退原告的目的,将原告从项目组工作大群中移出,单独建立小群,并在群内故意留下各种对原告不利的评价,且存在对聊天内容删减的行为,显属蓄意为之。
  4. 原告不存在不服从领导安排的行为,因为被告故意针对原告的原因,原告在与上级领导沟通过程中才会偶有情绪,但这不能证明原告拒不服从上级领导的工作安排。现在原告的内网账号被强行注销,无法获取之前的工作成果记录,责任全在被告方。

具状人:

2019年8月X日

一审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广东XX律师事务所接受XXX的委托,指派XX律师、XXX律师担任其与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现根据本案的事实和相关法律法规,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以供合议庭参考。

  1. 被告提供的监控视频和在岗时长统计数据不能客观反应出原告的工作在岗时间。
  2. 被告提供的监控视频时间节点都是中断的并不连续,未提供10点-18点时间段以外及周末的监控视频,不能证明原告的工作时间全貌,原告在18点以后的工作状态被被告选择性删除。被告将原告因休假(正常请假及调休)、午休、开会、培训、实验室测试、工作中的正常走动休息、茶水间会议室讨论工作等不在卡位的情形强行归结为缺勤,这甚至不符合基本生活常识。
  3. 根据原告提交的“监控修改演示”可看出,监控时间是可以随意修改的,被告完全可以根据证明的需要将监控时间提前、退后或者日期调换。
  4. 《证据规定》第六十九条:“下列证据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三)存有疑点的视听资料……” 《证据规定》第七十条: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下列证据,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三)有其他证据佐证并以合法手段取得的、无疑点的视听资料……”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零八条:……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 根据以上规定,被告提交的监控视频不能作为认定原告工作在岗时间的依据。
  5. 被告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据不能作为认定“原告不服从工作安排”的有效证据。

被告提交的两份公证书中的企业微信聊天记录证据为电子数据证据,不具备主体和内容的真实性、内容的连贯完整性、经与其他证据结合能够形成证据链等特性,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有效证据。特别是被告的证据四公证书中企业微信聊天记录与其在仲裁时提交的证据5聊天记录存在大段缺失,且与其被告证据三2月19日的聊天记录存在矛盾,明显是经过删改后才做的公证。该公证只能证明公证员做公证的那个时点的聊天记录内容,不能证明原被告在微信群的所有聊天内容,该聊天记录不符合真实性原则,不能作为证据采用。

另外从聊天记录及邮件往来中并不能看出原告存在严重违纪的情况,原告从2018年底开始遭受明显有针对性的不公正对待,如从大群移出,单独拉小群,要求不合理的出勤时间,故意在小群留下对原告的负面评价聊天记录,原告对此有情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就算言语上有情绪,即使被告安排的工作难度强度高于原告的工作岗位要求,原告也是尽力完成。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原告因工作态度违反被告的具体哪条劳动纪律,也不能证实该聊天记录确已构成认定原告违反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严重情形。

综上所述,在原告没有违反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情况下,被告强行违法解除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合同,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劳动权利,请求法院依法查明事实,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以上代理意见,供贵委参考!

此 致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

广东XX律师事务所

代理人:

二〇一九年八月XX日

腾讯暴力裁员,罪魁祸首却是阿里总监

我被腾讯暴力裁员,归根到底,罪魁祸首,是我曾经的上司、现任阿里总监曾某某。曾某某在腾讯时,被反舞弊多次调查,2018年11月底秘密入职阿里钉钉任音视频总监。我原来的部门,很多人涉及腾讯历史上最大的腐败案中,很多人被抓、被开除,而我在巨大的诱惑下,经受住了考验,从来没有参与,也从来没有被反舞弊调查审问。但是当年涉案的很多研发人员被多次调查后,公司没有处理,为首的就是曾某某。因为当年曾某某多次拉拢我参与,我拒绝了,深深得罪了他,他一直想找机会收拾我。

从2012年我入职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开始,曾某某一直是我的直属上司,直到2018年11月下旬左右,曾某某离职前把他的铁杆兄弟华某某推荐到我们部门,接替他的位子。曾某某是2009年12月入职腾讯的,从入职开始,华某某就是他的直属上司,他们是认识十年的好朋友。我们部门原来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旗下某甲产品部,后来经过几次架构调整变动,变成某乙部门。当年某甲部门有很多人违反公司高压线参与创办SS科技公司,SS科技涉嫌抄袭了我们的产品,后来暴风投资SS科技5000多万,暴风在2015年7月发过公告,也有公开新闻报道。曾某某和他的铁杆亲信小弟管某是参与SS科技的骨干,我跟管某同一年入职,他是应届毕业生,而我入职腾讯前已经工作很多年了。当年曾某某多次找我,让我也参与兼职,每个月至少给一万,我坚决拒绝。

SS科技开始的法人和股东是我们部门某总监谢某某的妻子和妹夫。后来他们被公司反舞弊调查,谢某某和部门一把手副总经理王某某于2015年7月被抓,后被判刑,南方都市报有报道,是腾讯有史以来最大的腐败案,腾讯内部也全公司通报过。 O涉私分4000万退税款 腾讯互娱两高管被控侵吞…

在2015年7月的一天,我跟管某,为了考核的事,在会议室争吵起来。管某用手机给我录了音,去找曾某某告我状,曾某某很快找我,哆嗦着说,谢某某和王某某前两天被公安局抓走了,让我不要跟管某闹了。在谢和王被抓后,曾某某和管某他们吓得惶惶不可终日,长年睡不着。因为有这一过节,他俩非常恨我。

后面陆续,当年涉案的产品和运营人员全部被公司开除了,曾某某和管某等大批参与的研发人员也在2016年被公司反舞弊多次调查。但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涉案的研发人员没有处理。因为按照公司规定,任何人在职期间在外面兼职或者开公司都属于违反高压线,任何人违反公司高压线零容忍,这些研发人员按规定至少是全公司通报开除。

前些天腾讯集团反舞弊通报: “腾讯文化历经了三次迭代升级,正直始终贯穿于我们的文化基因之中,我们鼓励员工 “坚守底线、以德为先,坦诚公正不唯上”,我们确信坚守正直才能真正将社会责任融入产品及服务之中。

为贯彻落实正直的企业文化,确保“知言行”的高度统一,我们发布了《腾讯阳光行为准则》,明确了“腾讯高压线”。“高压线”作为腾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线,员工个人行为一旦触及此界线,一律开除。”

曾某某和管某一直怀疑他们被多次调查的事情,是我举报的,当面威胁过我,因为当时多次让我参与,我没有同意,我对他们的事情非常了解,从而一直对我打击报复。团队的其他人,都是曾某某和管某招聘进来的,他们一直孤立我。曾某某走之前,已经提拔管某做后备组长,公司没有正式任命的那种。曾某某离职之前跟周围所有人说他去创业了,实际上是去阿里钉钉做音视频总监。曾某某觉得离开腾讯,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儿了,就无所忌惮,指使华某某和管某整我。

2018年11月底开始,华某某和管某单独给我拉了三人小群,单独给我设立各种苛刻规定,天天怼我,挑毛病,想把我逼走。从我入职腾讯开始,从来都是弹性工作制,不考勤,因为加班严重,经常有倒休,都是跟上司口头说一下就行,腾讯也从来不发加班费。而华某某一来就和管某,单独给我一个人设立规定。

2018年12月中旬开始,我找腾讯反舞弊询问曾某某和管某的问题,为什么没有处理。反舞弊调查人员白某第一次说,公司确实知道他们当年参与SS科技的事,也多次调查,只是证据不好固定,但从来没有说过,不处理这些当年涉案的研发人员。其实白某说这些我是不信的,因为曾某某以前亲口说,他们其中谁谁被反舞弊吓哭了,供认了他们参与SS科技很长的名单,非常详细准确,曾某某当时完全被反舞弊调查人员白某吓傻了,但是曾某某硬着头皮不承认。

2019年1月8号,华某某和管某通知我,给我打了有史以来最差考核一星。华某某从2018年11月底调到我们部门,刚来没几天就天天喊着要干掉我,各种极限压迫,就是想逼我自己走。按腾讯规定,华某某是在2018年12月14号提交的考核结果,他才调到我们部门半个月左右,就给我打了一星,而我在2018年上半年考核还是三星,怎么会突然断崖式下跌。

我又找反舞弊,询问管某他们的问题,为什么一直不处理,管某他们一直对我打击报复,反舞弊白某和张某某就安抚我,说管某容易处理,但是华某某当年没有参与这事怎么处理,说让我找HR。很快,我用公司内部邮箱给马化腾发邮件,反映曾某某和管某等人的问题,马化腾亲自回复说会严肃认真处理。因为在公司内部,马化腾和公司经常强调,任何人违反高压线零容忍。大规模的研发人员违反高压线,公司不处理,腾讯天天强调的企业文化就成笑话了,动摇了腾讯企业文化的根基。过了几天,反舞弊调查人员白某和张某某又找我了解情况,谈了整整一下午。其中特别问我一句话,当年有高层领导发话,研发人员先留着,以观后效,这个事,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明确回答,是曾某某告诉我的,他托人跟公司一位副总裁殷某打听到的。反舞弊的白某说曾某某跳槽去阿里钉钉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因为曾某某拿过腾讯几千万的股票,跟腾讯有竞业协议,是绝对不能去阿里的。

我当时还很高兴,以为马化腾亲自回复说会严肃处理,公司肯定会解决我的问题。当时1月底快放假了,我也找HR绩效申诉,反映华某某和管某的问题。从那之后直到2019年3月XX日,我一直在傻等着。在3月XX号的前两天,我在企业微信上问HRBP黄某某,我的事什么时候有结果,非得逼着我发乐问吗?乐问是腾讯内网,任何员工可以在上面发帖吐槽,全公司人都可以看到,影响力非常大。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3月XX号当天让我去开会的时候,当场就封了我的内部账号,包括企业微信、企业邮箱、门禁。如果我把整个事情在乐问发了,肯定是腾讯有史以来最轰动的事情,但我自始至终没想闹,也没想发乐问。3月XX号在会议室,反舞弊两位调查人员白某和张某某也在,这是非常奇怪的,最后我问他们来干什么,白某说就是旁听的。

我向公司询问管某等人当年没处理的问题,公司没解决问题,把我给解决了,我至今不明白里面的缘由。

当年互娱无数人都知道我们部门大批涉案研发人员没有被处理,很多人还高升了。我这次因为被华某某和管某极其恶意的打击报复,向公司提出这个事,腾讯没有解决问题,却把我解决了,把我弄成腾讯的对立面,真是可笑。管某这些当年被腾讯反舞弊审问吓个半死,后来高升的人,现在肯定天天偷着乐。

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是今天这个结果。原本我是绝对相信马化腾,他在内部经常强调任何人违反高压线零容忍。以前曾某某跟很多人讲过,他打听到,公司有领导说研发人员先留着以观后效,估计就是真的。被华某某和管某恶意打击报复后,我再翻出这个事,相当于打高层领导们的脸,挑战公司管理层权威,还有我知道的太多被灭口,这是我猜的。

从公司提供仲裁的证据看,我才明白,2019年1月底,春节放假前,HR找我谈过话。从春节初八放假回来之后,HR就一直在搜集怎么能开除我的证据,HR中间也从来不找我谈话,偷偷搜集只针对我工位区域的32天监控视频。

末位淘汰是腾讯公司的内部制度,公司每年以末尾淘汰的名义开除很多人。从最后一天开会录音,可以听出来,他们知道我懂劳动法,了解末位淘汰是违法的,不敢用来对付我,所以腾讯HR研究好几个月,就从弹性工作制这里找突破口,所有腾讯员工从来不会注意这个问题,因为腾讯是弹性工作制,从来不考勤,也从来不存在说为单独一个员工设立考勤规定的事情。 O最高法:用人单位以“末位淘汰”单方解除劳动合…

我的事情,从多方面都创造了腾讯历史,在腾讯内网和整个行业引起轰动,后来腾讯员工都在私下谈论公司利用监控视频计算工作时长的问题,讨论以后应该怎么固定每天的加班证据。因为腾讯是出了名的加班严重,却以考勤为理由,解除劳动合同,是天大的笑话。

我是多年老员工,大学是计算机专业,一向遵纪守法,到腾讯前已经工作很多年,从入职腾讯就是T3,高级工程师,2015年就升腾讯T3.3,基本腾讯每个部门T3.3的屈指可数,作为资深T3.3,比阿里P8、华为19级类似级别也算要高一点吧。华某某和管某是非常明显的故意整我。2012年我社招入职腾讯就是T3高级工程师,当年在腾讯真的是非常高级,入职时先是总监和副总监陪着吃顿饭,再有部门一把手总经理和所有总监陪着几个新入职的T3吃一次饭,然后互动娱乐事业群还组织我们几个新入职的T3跟互动娱乐事业群副总裁曾宇又吃一次饭。

我被暴力裁员后,不能在腾讯内网发声,在腾讯内网,面向腾讯所有人,HR和华某某,还发动很多下属,发帖回复,对我进行各种贬低,从工作态度、产出、贡献等各方面。因为这些诋毁我的人,都是曾某某、管某和华某某招进来的,是他们利益团伙的人,在他我离开腾讯后在公司内网百般诋毁我,他们完全没有人格,真是可笑。我之前那么多年都好好的,从华某某调来没多久,就各种挑刺。我从事软件开发超过二十年,专业能力还轮不上这些人评论。腾讯HR和华某某避重就轻,不谈与我解除劳动合同的根本依据,是HR修改过的监控视频,用来计算每天不足八小时。腾讯HR偷偷搜集了一个半月的监控视频,只提交每天从10点到18点的视频监控,18点后的加班视频一概不提供。

我因为长期加班导致严重抑郁,健康透支,身患重病。刚入职腾讯开始的半年,天天加班到深夜,基本加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候两三点,周末也不休息,因为要从头开发新产品,感觉脱了好几层皮。后来有时候加班会通宵,也去外地出差很多次技术值班,非常累。腾讯作为企业,目标就是不断追求高利润,员工个人就是螺丝钉,到最后熬成药渣了,公司就会动用大批保安暴力裁掉你。我们是互动娱乐事业群,俗称腾讯游戏,加班是最狠的。我们办公地点是科兴科学园,几年前就被评为深圳第一的加班楼。 O深夜加班哪楼强? 科兴科学园居首

下面新闻里的互娱员工是我们同一个部门的同事,跟我同龄,座位都紧挨着。当时周五上班时间看他还挺好的,周日人就没了,震动腾讯和整个行业,至今这件是我在腾讯那么多年中印象最深刻。在深圳龙岗殡仪馆火化那天,他老婆送的花圈上写着:夫君千古。他年迈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都来了,他的所有家人嚎啕大哭,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场景,令人心碎,永生难忘。听说就是这一天,他的老婆在医院生了一个儿子。过了些日子他的所有家人到科兴科学园,到他的工位,同样情景。后来这么多年腾讯互娱加班情况从来没有减弱,彷佛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O腾讯互娱员工陪孕妻散步时猝死 员工称或系过…

腾讯作为一个市值三四万亿的巨无霸,拥有巨大无比的资源,而我还欠房贷,被腾讯暴力裁员后没有收入,几乎无力对抗。腾讯在对付员工方面也是各种手段,每年逼走很多员工,不计其数,HR通常会吓唬你影响背调,找不了下家,几乎所有受委屈的员工都迫于生计,只能忍了,导致很多抑郁的。我在腾讯那么多年,身边很多同事是被HR耍各种手段逼走的。

我独自一个人对抗无比庞大的腾讯HR、法务和公关团队,还有腾讯在外部花钱雇佣的庞大律师团,据说腾讯光法务就过千人。但是腾讯人再多,也不代表正义,不代表有理,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到了哪里,每天只提供两段中断的4小时监控视频,要求员工屁股在工位坐满8小时,不用吃饭、上厕所、开会、休息,不符合基本生活常识,是绝对无效的证据,绝对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自从被腾讯暴力裁员以来,我最难受的是令父母替我担心。如果是我,从头到尾不会跟父母提这事,但是有家人跟父母说了。父母对我说,他们年纪这么大了,还能活多少年,如果以后不在了,放心不下我。每次想到这些话,我都感到心碎。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的HR,绞尽脑汁想出利用监控视频整我,令人发指。无论我再怎么困难,腾讯也不会可怜。腾讯对外标榜对员工非常人性化,完全就是假的,从对付我的手段就能看出来。

虽然被腾讯暴力裁员,折磨的抑郁症更加严重,但是想到年迈的父母和家人,我必须战斗下去。

人在,塔在!